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通信>正文內容
  • 航天通信子公司瘋狂造假 香港“五大天王”來助陣
  • 2019年11月05日 來源:虎視財研

提要:近幾日,濃眉大眼的航天通信節操碎了一地,先是自爆旗下子公司智慧海派大規模財務造假,高達44.59億元應收賬款逾期,資金鏈斷裂開工率不足,公司可能面臨退市風險;其后在10月31號正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造假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近幾日,濃眉大眼的航天通信節操碎了一地,先是自爆旗下子公司智慧海派大規模財務造假,高達44.59億元應收賬款逾期,資金鏈斷裂開工率不足,公司可能面臨退市風險;其后在10月31號正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隨著造假風暴而來的是股價一路狂瀉,一個接一個跌停板扇在投資者臉上,那酸爽,不敢相信。

記者在驚愕之余,默默地翻開了航天通信近幾年的財報,看了又看,那酸爽,實在是不敢相信。

下面記者就跟大家聊聊航天通信的故事。

一、兵哥哥喜迎俏阿妹

在資本市場,許多并購故事都是以喜劇開場,以悲劇謝幕,航天通信的并購故事就是這個路數。

2015年,主營業務為航天防務裝備的兵哥哥航天通信看上了性感嫵媚的民企妹妹——智慧海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智慧海派”),這公司光看名字就喜歡,不僅秀外慧中還洋氣逼人,有搞頭哈。

智慧海派的評估價格為20.88億,航天通信收購其51%股權,交易價格是10.65億,形成商譽7.57億。

那么這個智慧海派搞嘛的?說洋氣一點是智能終端產品的ODM制造,接地氣的說法就是手機代工廠。

手機代工不丟人,關鍵是給誰代工,這個非常重要,智慧海派這幕大戲的核心就在這里。

在航天通信并購智慧海派之前,也就是2015年之前,智慧海派有一個大金主,叫做東莞宇龍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龍通信”),宇龍通信大家可能不熟悉,但是“酷派”手機大家肯定聽說過,曾經紅極一時的知名手機品牌,與中興、華為、聯想并稱為“中華酷聯”。宇龍通信就是酷派的核心子公司。

根據航天通信并購智慧海派的交易方案披露,2013年至2015年1-2月,宇龍通信一直是智慧海派的第一大客戶,2013年和2014年的銷售金額分別是7.47億、17.77億,占其當期銷售總額的比例分別是64.45%、56.94%。

從上面數據可以看出來,智慧海派對酷派的依賴程度是非常高的。

除了酷派之外,聯想也是智慧海派的一個大客戶,2014年智慧海派對聯想的銷售額是3.07億,位居第三大客戶。

不幸的是,到2015年的時候,酷派和聯想手機其實已經一落千丈了,嚴重依賴運營商的“酷聯”被迅速崛起的小米、華為、OPPO、VIVO打得落花流水,后來酷派與360、樂視眉來眼去“三角戀”,市場縮水、業績暴跌、股價雪崩。聯想的手機業務也基本藥丸。

航天通信的眼光絕對堪稱清奇,選擇在2015年,正值大客戶“酷聯”迅速衰落的大背景下來收購智慧海派,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值得玩味的事情。

這樁并購從一開始就埋下了一枚碩大的“地雷”。

如果“酷聯”還算是名門正派的話,那么智慧海派接下來的大客戶,絕對能讓你亮瞎眼。

二、“紅派”登場

當銷售占比將近六成的大客戶酷派深陷危機之際,這對智慧海派這種手機代工廠來說,無疑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彼時的智慧海派剛嫁入航天通信的豪門,給出的業績承諾是2015年至2017年實際凈利潤分別不低于2億元、2.5億元、3億元。

當第一大金主已經被拖進搶救室之際,接下來的日子要怎么過?業績承諾咋整?不過大家的擔心似乎有些多余,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家名叫“紅派科技”的公司閃亮登場!

2016年,酷派在智慧海派的前五大客戶名單中消失了,第一大客戶是個生面孔,名叫江西紅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派科技”),當年貢獻銷售金額高達10.99億,占航天通信當年銷售總額比重為16%。

這個“紅派”是什么來頭?它是酷派的表妹嗎?不是!是紅米的表姐嗎?也不是!這是一家2014年9月才成立的新公司,最初的注冊資金為1億,2019年變成了600萬了,投資人也變了幾輪。

這些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聽說過“紅派”這個手機品牌嗎?用過嗎?

據說這是一個“追求極致”的“輕奢”、“時尚”手機品牌:

記者翻遍了互聯網的各個角落,只找到幾張這樣零星的照片:

記者翻遍了各大電商平臺,沒有一家電商平臺有紅派手機出售,雖然它于2015年在蘇寧發起過眾籌,但是成績慘淡,其后2016年該公司在官網發售過一款手機,定價999元,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就是這么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公司,2016年對智慧海派的采購金額高達10.99億元,就算每臺手機按1000元的成本來測算,它的采購量至少要在100萬臺以上,百萬級別的出貨量足以在市場上形成一定的影響力了,不至于在市面上根本找不到這個品牌的手機。

綜合以上分析,記者認為2016年智慧海派對紅派科技這10.99億的銷售額存在嚴重的水分。智慧海派大規模財務舞弊,很可能就是發軔于此。

三、香港“五大天王”的表演

紅派科技只是智慧海派端上桌的第一道主菜,智慧海派最瘋狂的盛宴,是來自香港的“五大天王”。

航天通信自爆高達44.59億元的應收賬款逾期,這是個啥概念呢?截止到2019年9月底,航天通信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資產一共是31.25億,這意味著航天通信轉眼間就可能變成一家資不抵債的公司。

而主導航天通信應收賬款這幕大戲的,就是香港“五大天王”。

我們先來看航天通信2017年和2018年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情況:

航天通信2017年底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

  (資料來源:2017年財報114頁)

航天通信2018年底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

  (資料來源:2018年財報108頁)

航天通信2019年6月30日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

  (資料來源:2019年中報86頁)

(一)合創智造

2017年、2018年底及2019年6月30日,航天通信應收賬款余額排名第一都是HONGKONG HECHUANG SMART CO.,LIMITED,2017年余額5.33億,2018年飆升至11.78億,2019年6月底仍有11.57億元。

這是一家來自香港的公司,翻譯成中文是香港合創智造有限公司。公司的工商登記信息如下:

  (資料來源:香港公司注冊處)

我們可以看到,這家公司是2017年3月15日注冊成立的新公司,成立當年就成為航天通信(智慧海派)的大客戶,并且是第一大應收賬款單位。這家公司2019年9月19日開始處于“休止活動”狀態,也就是停業狀態。

所以這種公司高度疑似殼公司,大概率就是一個道具,而那11.57億應收賬款余額的真實性是存在重大疑慮的,記者認為虛構的可能性比較大。

(二)樂天數碼

應收賬款余額中,第二大“天王”是LETIGO ELECTRONICS CO., LIMITED,即樂天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一家來自香港的公司,注冊信息如下:

  (資料來源:天眼查)

這家公司同樣是一家成立不久的公司,注冊時間是2016年3月16日。2018年底出現在航天通信應收賬款前五大客戶名單中,排名第五,金額為5.75億,2019年6月底上升至7.14億。

這個樂天數碼和合創智造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在注冊香港公司前夕,都在深圳注冊了一個名字高度類似的公司。

比如香港合創智造是2017年3月15日注冊的,而深圳合創智造是2017年2月20日注冊的,注冊資金1000萬,法人代表叫周小梅,這人以前好像是搞麻辣燙的:

  (資料來源:天眼查)

再比如香港樂天數碼是2016年3月16日注冊的,而深圳樂天數碼是2016年1月14日注冊的,注冊資金50萬,注冊地址是深圳華強北賽格廣場6樓6318。

(三)盛唐偉業和星藝科技

第三大天王Great Dynasty HK Co., Limited和第四大天王HONGKONG XINGYI TECHNOLOGY CO.,LIMITED都是2017年開始出現在前五大應收賬款客戶名單里,他們同樣來自香港,翻譯過來分別是盛唐偉業和星藝科技。

其中盛唐偉業在2017年、2018年底及2019年6月30日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是3.5億、10.16億、6.5億;星藝科技對應的余額分別是3.41億、6.96億、6.2億。

兩家公司的注冊信息如下:

  (資料來源:天眼查)

  (資料來源:天眼查)

這兩家公司的注冊時間比較早一些,盛唐偉業的其他信息我們沒有查到,而星藝科技在網上可以查到零星信息:

從這些零星信息我們大致可以推測,這個香港星藝科技大概率也是馬甲,實體應該在深圳,經營手機及相關配件,公司地址應該在深圳深南中路電子科技大廈,公司規模應該比較小。

(四)利源科技

第五大天王是LIYUAN TECHNOLOGY(HK) CO.,LIMITED,翻譯成中文是利源科技(香港)有限公司。

這個利源科技2019年上半年才開始出現在航天通信前五大應收賬款名單中,公司注冊信息如下:


公司注冊時間是2016年11月7日,也是一家成立不久的新公司。

結語

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航天通信對香港“五大天王”的應收賬款余額合計36.9億,占其應收賬款總余額的48.87%。航天通信自爆44.59億應收賬款逾期,記者推斷主要應該就是香港“五大天王”所賜。

最后,記者以一首打油詩來收尾:

造假一時爽,

轉眼火葬場;

天道好輪回,

蒼天饒過誰?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