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電子商務>正文內容
  • 淘集集危局:流量狂歡后的崩盤
  • 2019年11月06日 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10月31日上午,淘集集發布重組并購的進程通報。公司表示,10月23日,供應商債權人完成51%的債務重組協議簽訂;10月28日,收到資方書面的投資條款清單,并簽訂投資意向書。但對于資方,淘集集仍舊不透露詳細信息。

隨著資金鏈問題暴露,社交電商淘集集與商戶們的對立逐漸白熱化。

10月31日上午,淘集集發布重組并購的進程通報。公司表示,10月23日,供應商債權人完成51%的債務重組協議簽訂;10月28日,收到資方書面的投資條款清單,并簽訂投資意向書。但對于資方,淘集集仍舊不透露詳細信息。

淘集集成立于去年8月,上線9個月后月活就突破了4000萬。記者采訪十幾家商戶了解到,淘集集的高峰期是6~8月份,不少小本商戶日訂單能達到500多單,持續1~2周。為此,不少商戶甚至通過信用卡套現和借錢的方式周轉,“那時候淘集集上的生意是最好的”。可是高峰期剛過,回款周期便慢慢地延長,從7月份開始,很多商戶漸漸地看不到進賬,賺到的錢對他們來說,只是淘集集賬戶里的數字而已。而信用卡賬單和欠條成為商戶們焦慮的根源。

商戶:“一毛錢都不能少我的!”

2019年8月,淘集集部分商家發現貨款無法到賬或延緩到賬的情況。9月,淘集集上海總部門前開始出現集體維權事件。

在淘集集“維權”群中,每天幾千條的聊天記錄大家商量最多的是今天誰的貨款到了,到了多少。從上周開始,微信支付就已經限制淘集集用戶的付款,這讓商戶們對淘集集的未來更加擔憂。

一位不愿具名的淘集集員工向記者表示,之前支付寶上的款是打到淘集集名下的。對此,記者聯系了淘集集的公關人士了解淘集集支付牌照等一些情況,但其表示公司現在暫時不接受媒體采訪。不過其表示為優化商家貨款提現速度,繼淘集集平臺進入微信支付的清算平臺后,供應商的訂單貨款將于11月9日(暫定)接入支付寶清算平臺。

2019年8月,淘集集部分商家發現貨款無法到賬或延緩到賬的情況。9月,淘集集上海總部門前開始出現集體維權事件。10月1日,淘集集曾通過官方微博發公告稱,維權事件是一些不明身份人員通過網絡渠道煽動商家情緒,教唆商家聚眾鬧事。

“重組是最好的方案,需要大家一起共渡難關。”10月15日凌晨3時許,淘集集創始人張正平在微博上發布了“致伙伴們的一封道歉信”,正式回應此次拖欠商家貨款問題。

記者從商戶現場發來的視頻看到,在10月30日,張正平被商戶團團圍住,一言不發,而一商戶代表表示:“不是拿錢給你投資的,一毛錢都不能少我的!”

第二天,事情似乎有了轉折。10月31日,淘集集發布重組并購的進程通報。公司表示,10月23日,供應商債權人完成51%的債務重組協議簽訂;10月28日,收到資方書面的投資條款清單,并簽訂投資意向書。但對于資方,淘集集仍舊不透露詳細信息。

有商戶猜測淘集集對于重組并購的發布是為了“穩定軍心”。

淘集集高峰期的瘋狂,在一些商戶來看是很不理性的。“平臺給買家的巨額補貼不說,商家這邊也在比拼最低價格,將產品價格壓到最低。因為這些壓力,產品質量跟不上,即便拉新了也留不住買家,變成了一次性交易。”一位欠款千萬元以上的商戶認為,在活躍和留存復購方面,淘集集并沒有做好。

據了解,淘集集曾使用各種拉新玩法,比如會在極低線的城市通過手推車掃碼注冊送錢的方式推廣,也會讓夫妻店的店主推廣,拉到新用戶,店主可拿到其前3單傭金。對于淘集集,“加速”就是其唯一的關鍵詞。但在維持“加速”的前提下,卻以粗放經營、拼命燒錢和用戶流失作為代價。

零門檻的副作用

在6月份之后,淘集集加大了對廣告的投放力度并且做一些補貼活動,賣家有那種優惠券,例如滿5.1元減5元、滿10.1元減5元的,訂單就更多了。

當問到為何做淘集集時,大部分商戶都會說“便宜”“推廣不需要費用”。

“不是說沒和他一起賺到過錢,只是到現在來看,虧得錢比賺的錢要多”。原本在深圳拿固定工資的李娟(化名)是因為可以方便回老家帶孩子,在初春3月回到了潮州老家開始做淘集集,主要做的是車品。

相比某些電商,淘集集的成本很低。商家進入平臺無須傭金,流量也免費。只要商家的產品定價低于某電商或者相近,淘集集小二就能將產品推到前面。

“淘集集的效益很快,剛上架兩三天就出現單子了,一天10到30單。”李娟回憶說,在6月份之后,淘集集加大了對廣告的投放力度、做補貼活動,例如滿5.1元減5元、滿10.1元減5元等,訂單越來越多。

為了增加訂單,李娟在8月份做了促銷活動,僅僅5天的時間就投入了4萬多元,受此影響,8月中旬銷售額最高峰值有8000多元,一個月下來,也賺了一萬多元。“小二一般都會極力壓低產品價格,向我推薦毛利更低的銷售方案。當時有個產品小二說還有11%的利潤,我覺得還可以就報上去了。”后來,李娟通過信用卡套現的方式填補了一部分貨款。

以信用卡套現的方式填補生意窟窿是生意人來錢的灰色方法之一。李娟希望通過爆單多賺些錢,等下個月淘集集結款后再還上信用卡。

無論是被欠款千萬的商戶,還是被欠款20多萬的商戶,他們的訂單和銷量高峰都在5~8月之間。但對于余華(化名)來說,銷量再高“也和我沒什么關系”,因為太便宜了,賺不到錢。

余華是銷售女裝的,促銷模式一般是將套裝中的某一個碼數虧本賣出,其他碼數給正常價格。淘集集對標某電商,因此店家小二會讓余華將衣服價格壓到比某電商低或持平才給促銷。“套裝一共賣了1.4萬件,促銷款賣了5000多件。促銷款一件虧損4.6元,其他正常價格的衣服一件我賺4.3元。算下來,我就賺了1.5萬多元。”現在,余華在淘集集的賬戶中,還有49萬多元的貨款沒有提出。

呼嘯而下

“重組”是淘集集提出的最終解決方案。

從六七月份開始,淘集集的回款變慢,這讓余華不敢再上新款。

值得注意的是,在10月15日發布的致供應商、代理商的公開信中,張正平提到,六七月份時拿到了多家投資機構的口頭承諾,當時自信滿滿要把淘集集做成市值百億美元以上的企業。然而,進入7月,由于內外部一些因素,業績增長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銷售額出現停滯。但為了在融資關口數據不太難看,淘集集仍保持了大規模補貼。

剛開始淘集集每周的工作日會有對賬單,錄完之后每天都會打款。5月份時,淘集集顯示系統異常,使得余華5月份的錢到7月份都沒回款。后面,淘集集的做賬周期也越來越長。

余華告訴記者,拼多多在客戶收款后15天打款過來,提款次日就到。淘集集是按照第一份合同約定的45天一個周期,“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拖了4個月了。”

記者了解到,用戶在淘集集平臺消費,完成支付后,資金是先存放在淘集集的某個銀行賬戶里,待用戶確認收貨后,平臺再將這筆資金結算給入駐平臺的商戶。

在未取得支付牌照的前提下,電商平臺扮演著資金清算的角色,也就涉及到了無證經營支付業務,即所謂的“二清”,是指在支付領域一種無證經營支付業務的行為,由于電商平臺并無資金結算資質但仍然進行違規清算,這種做法往往是平臺代收客戶資金再清算至商家。

對于大家關心的“虧損的錢去哪兒了”,張正平回應:“實際上都虧損在獲客上。”

“重組”是淘集集提出的最終解決方案。在張正平看來,商家簽署協議是最好選擇,因為去法院只會有一種情況發生:淘集集無法繼續經營下去,公司當前余款三到六個月后平均落到大伙兒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貨款。而支持重組方案,就能拿到第一筆欠款,還可以繼續在新公司賺錢做生意,剩余債務,張正平聲稱有能力歸還給大家。

據淘集集提供給商家的《債權重組協議》顯示,淘集集在收到重組方支付的收購價款后,一個月內向供應商償付債務金額的20%,剩余80%的債務,則延期至淘集集與某大型集團公司重組后的目標公司,估值達到20億美元或上市時償還。

但不少商家對于淘集集能否真正翻盤依舊存疑。互聯網獨立分析師唐欣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淘集集被接盤的可能是比較大的,現在電商都在爭奪下沉市場,淘集集龐大的用戶量和下沉市場上積累的品牌與用戶關系都有一定的價值。但是也會付出較大的代價,創始人退出的可能性很大,債權人和股權人的權益也可能大幅縮水,同時也不排除談判破裂,淘集集直接關門的結果。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