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汽車>正文內容
  • 青年汽車破產 “龐”氏騙局收場
  • 2019年11月19日 來源:證券時報

提要:時隔半年后,青年汽車再一次回到人們的視線中。只不過,與此前“加水就能跑車”的喧囂不同,這次是因為徹底“拋錨”了。

時隔半年后,青年汽車再一次回到人們的視線中。只不過,與此前“加水就能跑車”的喧囂不同,這次是因為徹底“拋錨”了。

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因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的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條之規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終結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破產程序。

據了解,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用于普通破產債權清償的金額約2億元,債務清償率28.47%。據天眼查顯示,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注冊資本3.26億元,法人代表、董事長為龐青年。

這并不是龐青年旗下公司的首次破產。在此之前,龐青年旗下的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也被法院判決破產,人民法院公告網今年7月披露,因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的破產財產已經分配完結,依照規定于2019年6月17日裁定終結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破產程序。

資料顯示,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7日,注冊資本2.6億元,其法人代表亦為龐青年。

隨著上述兩家公司的破產,曾喧鬧一時的“水氫汽車”鬧劇,也到了收場的時候。

半年前的5月23日,一則《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的報道,將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帶到聚光燈下,一時質疑四起。

彼時,氫能源概念炙手可熱,炒作之風四處橫行。龐青年對媒體宣稱,青年汽車集團由博士、博士生導師等組成的隊伍從2006年開始對“水氫發動機”的技術進行研發,但尚未申請專利,技術保密,研發成本保密,后續可能申請專利。

“事實擺在這里,不是瞎編的。”龐青年還聲稱,加了水和料(催化劑)后,汽車能行駛300至500公里,對車輛進行改動,燒油的車就可以變身為“燒水”的車。他甚至還說,水氫汽車排出的清水可以喝。

這個漏洞百出的“水氫發動機”,因違反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而被外界戲稱是一項“令科學界震驚”的神奇發明,是一個“龐”氏騙局。

而在輿論發酵之際,青年汽車集團宣傳部門仍回應稱,“水氫發動機”技術確實存在,“加水就能跑”,并聲稱車的水箱里有金屬催化劑,而至于是什么金屬,則以“現在不好說”作為搪塞。

近一段時期以來,氫能源概念炒作已經沉寂,龐青年一手炮制的“水氫發動機”也早已沒有下文。

而至于已經年逾花甲的龐青年,也已因為自己的騙局被戳破而身敗名裂。統計顯示,龐青年已被列入限制消費名單,被限制的頻次高達數百次。僅以他名下的金華青年汽車制造有限公司為例,龐青年限制高消費次數達驚人的114次。

然而,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浙江青年蓮花汽車有限公司的破產,只是龐青年破落的冰山一角。

天眼查顯示,龐青年旗下共有73家公司,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有49家,直接擔任股東的有4家,直接擔任高管的有64家,實際控制公司47家。

然而,比上述數字更為龐大的是眾多的風險提示。天眼風險顯示,龐青年的周邊風險高達2466條,預警提醒達525條。其中,除上述兩家破產公司之外,還有他旗下的一系列公司成為最高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查閱發現,此前,金華中院(2019)浙07破申15號民事裁決書顯示,海寧市資產經營公司以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法院申請對青年汽車進行破產清算。

8月30日,金華中院駁回海寧市資產經營公司的申請。法院表示,青年汽車集團屬于國家扶持行業;青年汽車集團系列企業的部分核心資源具備營運價值,青年汽車集團仍在繼續經營,不存在資產完全不能變現的情況;雖然青年汽車集團存在一定的清償困難,但存在通過自行協商、政府幫扶、引入投資等方式清償債務的可能。

喧鬧終將歸于沉寂。青年汽車充斥一時的泡沫,正在以連鎖反應的形式加速破滅。

龐青年的“龐”氏騙局,已是時候收場了。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