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教育>正文內容
  • 南京韋博英語機構關門 部分學員或遭遇套路貸
  • 2019年11月07日 來源:中國青年報

提要:繼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出現韋博培訓機構大量關店的情況后,10月下旬,原本對外宣稱“正常營業”的南京韋博英語也倒下了。

“我們省吃儉用,想提高孩子的英語能力,沒想到這些人連孩子教育的錢都騙。”南京市民張琳(化名)9月15日給侄子報名了韋博英語,4個等級共3年課程,一次性付款打九折,共交了4.5萬元。可是才上了4節課,張琳侄子上課的南京韋博英語新百校區的員工就全離職了。

10月11日,韋博英語南京片區負責人陳璟在近500人的學員群中稱,南京韋博是加盟店,“獨立運營,團隊100%持股,做了轉讓協議”,讓學員放心上課。10月23日,陳璟卻告訴學員,自己是“打工者,沒有韋博一分錢股份”。

繼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出現韋博培訓機構大量關店的情況后,10月下旬,原本對外宣稱“正常營業”的南京韋博英語也倒下了。

韋博員工討薪難

9月28日,北京一位“有良心的韋博英語員工”貼出公告稱,韋博英語北京校區拖欠員工工資,北京公司將宣布破產。

兩天后,陳璟在韋博國際英語南京新百校區給員工開會時稱,所有直營店都轉成加盟店。

但7月入職韋博英語擔任銷售的員工羅婉儀(化名)當時就覺得情況不對。她回憶,新百校區校長孫靖催促她和銷售部另一同事抓緊做業績,好給員工發工資。“我這邊招學員進來,也不知道機構能運營多久,那我不是不負責任嘛”,羅婉儀很快選擇了離職。南京韋博新百校區的人事部門承諾10月15日給羅婉儀結清拖欠的9000多元工資與績效,但到10月15日,校長孫靖又稱要等到10月20日。10月20日,孫校長卻告訴羅婉儀,這事兒“不歸她管”。

據羅婉儀了解,和她一樣被拖欠工資的員工約有100名。追討工資無果后,這些員工選擇找律師申請勞動仲裁。按照勞動仲裁程序,員工提交的仲裁申請要等70天公示過后才能審理。

羅婉儀稱,陳璟10月21日已經離職,韋博英語南京地區目前處于無人負責的狀態。

學員遭遇套路貸

明年將參加專轉本考試的小婷(化名)為了提升自己的英語水平,9月8日在韋博新百校區報了韋博成人英語培訓課程,價格2.76萬元。銷售人員得知小婷錢不夠后,提供了多種貸款渠道。最終,小婷選擇了首付兩萬元、余下7600元每個月還422元左右的貸款方式。

小婷9月12日開始上課,上了6節課后,她看到了北京韋博出事的消息,趕緊聯系韋博英語的銷售及前臺人員,“他們都明確表示南京新百校區是加盟店,財務獨立,不會受這次風波影響”,小婷告訴記者,陳璟也“一直拿教育局和政府擔保來穩定我們學員”。

韋博紫峰校區的學員小洋(化名)告訴記者,每個紫峰校區學員都要交一筆4800元的入會費,據她了解南京其他校區都沒有這個規定。紫峰校區與“有錢花”App簽訂了協議,學員與韋博簽訂課程合同后,韋博從“有錢花”里提取這筆入會費,學員則按月向“有錢花”分期還款。“只跟我們說是銀行扣款,沒想到是這個套路。”現在,小洋不僅沒法上課,還要繼續還貸款,“不然影響個人征信”。

學員小童(化名)告訴記者,10月27日,新百校區門口聚集了很多學員,到了該上課的時間,老師卻遲遲不來,最后,大家才明白自己“被坑了”。

據了解,目前新百校區已有37人在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登記了退費信息。而涉及退費的學員多達數百人。

說法一變再變,直至關門

10月初,張琳聽說北京韋博英語出事了,趕緊給孫靖打了個電話。孫靖發來學員上課的照片,并告訴張琳,新百校區是加盟店,是獨立核算的。當晚,張琳拉著丈夫去了一趟新百校區,找到孫靖。孫靖依舊稱機構在正常上課,并承諾如果有問題會第一時間告訴張琳。

直到10月22日,張琳在朋友圈得知曾教過自己女兒的老師辭職了,連忙給孫靖打電話。孫靖表示自己辭職了,讓張琳不要找她了。

10月11日,陳璟在近500人的學員群中一再強調,南京韋博都是獨立運營的加盟店,4個校區都在正常運營,讓學員放心上課。10月15日,陳璟還向學員承諾“新百不會關門”,并強調“政府已經介入,確保南京(機構)照常上課”。

有學員10月13日詢問陳璟退款可能性有多大,陳璟回應稱:“談的結果很好,教育局擔保會繼續辦學。但沒有退全款的可能性。”學員撥打陳璟提供的教育局工作人員的電話號碼咨詢,教育局工作人員否認擔保退款。

10月14日,有學員詢問孫靖什么時候給出退款答復,孫靖稱10月10日教育局已經協助處理,承諾10個工作日內給出具體方案和答復。在新百校區學員微信群內,學員問起退款,孫靖就回復“等通知”。后來,有學員因不斷提到退費問題,而被群主移出群聊。

據韋博學員回憶,10月25起教育局開始介入協助處理。學員前往各校區進行退費或轉校登記。南京韋博英語江寧同曦中心已有負責人通知學員,有新機構接手。有同曦中心學員反映,原本報名的韋博英語線上云中心沒了,必須去門店上課。

有家長撥打12345熱線后,被協調至南京韋博英語的弘陽校區。該校區品牌“韋博英語”前加了個“新”字,搖身一變,成了“新韋博英語”。

記者11月1日撥通陳璟電話后,對方以不接受采訪為由掛斷電話。

11月1日,記者致電秦淮區教育局,區教育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正在協調處理,找其他機構與他們進行對接。

據媒體報道,上海、武漢已有培訓機構接受部分學員繼續學習。




責任編輯:齊蒙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新聞排行
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