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健康>正文內容
  • 成都先導IPO:業績靠政府補助支撐 招股書與環評文件內容打架
  • 2019年11月22日 來源:中國網財經

提要: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日前發布公告,成都先導藥物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先導”)將于11月22日接受上市委審核。

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日前發布公告,成都先導藥物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先導”)將于11月22日接受上市委審核。

招股書顯示,成都先導計劃發行不低于4000萬股新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保薦機構為中金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成都先導主營業務為利用核心技術——DEL技術提供藥物早期發現階段的研發服務以及新藥研發項目轉讓。具體業務包括:DEL篩選服務、DEL庫定制服務、化學合成服務、新藥研發項目轉讓等。

2016-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導的研發費用投入分別為1605.43萬元、4621.4萬元、6186.44萬元和3705.86萬元,研發費用率分別為97.72%、86.84%、40.92%和34.65%。

2019上半年逾七成凈利來自政府補助

在過去的三年半時間里,雖然成都先導在研發方面投入了近2億元,但其成功扭虧卻是2018年后的事情。

數據顯示,2016-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導分別實現營收1642.91萬元、5321.87萬元、15119.6萬元和10695.13萬元,凈利潤分別為-2297.42萬元、-2308.07萬元、4496.05萬元和5967.25萬元。DEL篩選和DEL庫定制作為公司的核心收入,報告期內合計實現營收分別為776.91萬元、4425.48萬元、12767.02萬元和9777.75萬元,合計占營收總額的比例分別為47.29%、83.15%、84.44%和91.42%。

眾所周知,核心業務單一其實是一把“雙刃劍”,在帶來高收益的同時也帶來了不容忽視的弊端。成都先導在招股書中坦承,公司未來的業務增長主要依賴于DEL技術的發展和其在早期藥物發現領域的應用。若DEL技術領域整體發展受到技術上的局限,或在技術上無法進一步形成標準的體系化、工業化和規模化,亦或者DEL技術發展速度不及預期,將導致公司業務增長放緩甚至主營業務發展受到不利影響。

此外還需要注意的是,盡管報告期內成都先導營收持續走高,凈利潤也扭虧為盈,但這離不開政府對公司的補貼。招股書顯示,成都先導獲得了國家和地方政府多項專項資金、科研經費,前述資金及經費協助公司進一步提高了研發和創新能力,也提升了公司經營業績。

報告期內,成都先導計入損益的政府補助分別為778.10萬元、1012.27萬元、1930.46萬元和4347.71萬元,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計入損益政府補助占當期凈利潤比例分別為42.94%和72.86%。由于公司未來獲得新的政府補貼金額和時間具有較大不確定性,若公司未來幾年未能獲得新的政府補貼且主營業務發展緩慢或發生不利變化,公司凈利潤可能有所減少甚至虧損。

逾八成收入來自美國

除了依賴政府補助可能帶來的凈利潤減少風險外,成都先導海外收入的高占比也成為影響其發展的一大因素。報告期內各期,成都先導超過90%的收入均來自于海外,而來自美國地區的收入比例均超過80%,據測算,若美國地區收入下降5%,則2016-2018年和2019年

1-6月,模擬測算主營業務毛利將分別下降20.62萬元、146.99萬元、509.18萬和343.09萬元。公司在招股書中的風險提示也指出,若貿易政策發生重大不利的變化,公司主營業務開展或將受到不利影響。

海外收入占“大頭”的同時,成都先導還面臨客戶集中的風險。成都先導主要客戶為全球范圍內的制藥企業及生物技術公司和部分科研單位。報告期內,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的收入分別為1288.29萬元、4180.91萬元、10753.94萬元和7323.75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8.42%、78.56%、71.13%和68.48%,公司的客戶集中度相對較高。若未來因公司主要客戶經營狀況不佳或因公司無法及時滿足客戶需求等原因,導致公司主要客戶對公司產品的需求量降低,則可能對公司的業務經營、財務狀況產生不利影響,進而導致公司利潤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先導還存在報告期內未為部分員工繳納社會保險、住房公積金的情形,同時,存在未按照實發工資為基數為員工繳納社會保險的情形。經測算,成都先導如為全員繳納并按照實發工資為基數繳納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報告期各期需補交的金額合計分別為255.06萬元、401.11萬元、518.60萬元和186.64萬元,其中應由公司承擔部分的金額分別為179.74萬元、282.22萬元、359.58萬元和124.32萬元。

募投項目與環評文件內容多處不一致

成都先導的問題還遠不只這些。據微信公眾號《號外》報道,公司的募投項目與環評文件內容存在多處不一致的情形。

招股書顯示,成都先導擬募資66002.87萬元,投向新分子設計、構建與應用平臺建設項目和新藥研發中心建設項目。

據披露,新分子設計、構建與應用平臺建設項目擬投入49795.51萬元,其中環保投入為2282.00萬元,占總投資比例4.58%。該項目擬新建化合物發現/優化大樓+動物房、化學合成大樓+DEL庫兩棟主體建筑,且同步購置一批行業先進設備和各類試驗試劑。新藥研發中心建設項目擬投入16207.36萬元,其中環保投入為682萬元,占總投資比例為4.21%。該項目擬新建一棟藥物化學大樓+庫房作為公司新藥研發場所,且同步引入行業先進的新藥研發設備及分析儀器。

值得重點關注的是新藥研發中心建設項目依托了新分子設計、構建與應用平臺建設項目的大部分建設內容,諸如動物房、危化品庫、危廢暫存間、事故池、污水處理站、預處理池等。

尤其在環保工程方面,新藥研發中心建設項目雖投入682萬元,但實際該項目需要建設的內容卻略顯“單薄”,其基本依托了新分子設計、構建與應用平臺建設項目所建的環保工程內容。新藥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則僅需建設通風設施(通風柜、通風櫥、排氣筒、風機)和廢液收集桶。

同時,環評文件還提到,成都先導擬在購買的地塊內建設三個項目,除了以上提到的兩個募投項目外,還有“數據分析中心建設項目”。目前可知數據分析中心建設項目擬新建綜合樓及食堂及員工俱樂部,以上兩個募投項目員工就餐將依托數據分析中心建設項目的擬建食堂。至于該項目是否也會依托兩個募投項目的建設內容,我們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兩個募投項目新增設備清單也存在顯著差異。

根據招股書,在新分子設計、構建與應用平臺建設項目中,化合物發現中心擬新增26種設備,外加其他配套設備150萬元,合計6074萬元。研發化學中心則新增53種設備,外加其他儀器設備357.82萬元,合計12474.9萬元。以上設備購置費用合計18548.9萬元,是該募投項目中所新增的所有設備投入。

而該項目的環評文件卻顯示,化學合成大樓內實驗室內的主要設備清單多達220種,而生物研發大樓內實驗室主要設備清單則為45種。在兩份文件中,無論是設備名稱,還是采購數量,招股書所披露都與環評所說相去甚遠。

招股書中,另一個募投項目,新藥研發中心建設項目需新增31種不同名稱的設備共計5303.2萬元。而環評中,該項目的主要設備清單多達88種。同樣的,無論是設備名稱,還是采購數量,招股書所披露都與環評所說截然不同。

綜上,兩份官宣文件數據多處不一致,而募集資金的使用或存在疑問。

董監高問題頻出

除了上述風險外,成都先導的高管和股東也不讓人放心。

據披露,成都先導控股股東、實控人JINLI(李進)曾存在一宗作為被告的民事訴訟案件,主要涉及附條件贈與合同糾紛。招股書顯示,JINLI(李進)于2016年初邀請王成周投資精準醫療產業,重組四川精準醫療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精準醫療”);王成周、JINLI(李進)及案外第三人于2016年7月簽訂了《合作協議》,王成周附條件贈與JINLI(李進)700萬元現金,由JINLI(李進)出資到精準醫療用于重組精準醫療;JINLI(李進)在王成周贈與其700萬元后,違反了其接受贈時所附條件。王成周訴請JINLI(李進)返還上述贈與款及資金占用利息并承擔相關訴訟費用合計813.46萬元。

2019年7月30日,成都高新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2019)川0191民初7036號),該案原告王成周與JINLI(李進)經法院調解,自愿達成合意,JINLI(李進)于其名下銀行賬戶內810萬存款解除凍結后7個工作日內向王成周支付415萬元,雙方認可JINLI(李進)的上述支付義務履行完畢后,雙方之間的糾紛全部終結且王成周自愿放棄其他訴訟請求。根據付款憑證,JINLI(李進)已于2019年8月向王成周支付415萬元人民幣。

在JINLI(李進)風波未平的時候,另一起“風波”也已經在路上。成都先導董事王霖被證監會“注意”。

據披露,2018年7月至今,王霖任成都先導董事職務,此外,還擔任多家公司的董事或監事。而在王霖擔任董事的幾家公司中,成都康弘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康弘藥業")值得關注。

公開資料顯示,康弘藥業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致力于生物制品、中成藥及化學藥研發、生產、銷售及售后服務的醫藥集團。2015年6月26日,康弘藥業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2019年6月,康弘藥業收到證監會出具的《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項目審查一次反饋意見通知書》(191233號)提到,董事王霖擔任成都先導藥物開發有限公司董事,是否存在未經股東大會同意利用職務便利為自己或者他人謀取屬于公司的商業機會的情形;董事在其他單位任職是否存在未經股東大會同意自營或者為他人經營與發行人同類的業務的情形。康弘藥業回復表示王霖在成都先導任職均不存在以上情形。

此外,成都先導的股東還曾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據招股書,鈞天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鈞天創投”)持有成都先導3.780%的股份、北京中嶺燕園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下稱“中嶺燕園”)持有成都先導0.833%的股份。公開信息顯示,鈞天創投曾在2015年因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經營異常名,而中嶺燕園則在2019年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現均已被移出。

有供應商被處罰多次

成都先導的供應商也“劣跡斑斑”。

作為成都先導供應商之一的成都佰奧美迪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成都先導向該公司的采購金額分別為168.89萬元、378.78萬元和272萬元,采購占比分別為4.35%、9.23%和8.84%。

據微信公眾號《號外》報道,成都佰奧美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3日,截止2018年8月8日,該公司的五險繳納人數均為0人。而成都先導的另一家供應商賽默飛世爾科技(中國)有限公司,因存在違法行為三次被處罰。

據天眼查數據,滬市監徐處字(2019)第042019001673號顯示,賽默飛世爾科技(中國)有限公司因進口或銷售未經國務院計量行政部門型式批準的#計量器具#被徐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罰款7.28037萬元;浦市監案處字〔2017〕第150201662254號顯示,該公司被沒收違法所得14133.99元、被沒收違法經營的雜草類花粉混合WX5過敏原特異性IgE抗體檢測試劑盒675盒、被罰款295461.87元;滬食藥監(浦)罰處字[2016]第2220160038號顯示,該公司因醫療器械案件被罰,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直至由原發證部門吊銷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




責任編輯:齊蒙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新聞排行
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