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北方企業新聞網> 傳媒>正文內容
  • 歡瑞世紀財務造假數億被罰452萬 波及李易峰、楊冪
  • 2019年11月07日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提要:11月4日晚間,歡瑞世紀發布公告,公司收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證監會的處罰,歡瑞世紀及相關方將面臨452萬元的罰金。

上市能造富,也會把藏在陰暗處的污垢連根帶出。曾簽約楊冪、李易峰、楊紫、賈乃亮等多位藝人的歡瑞世紀,為了順利完成借殼上市,從2013年開始連續四年,通過虛增營收、虛構收回應收款項等手段給利潤大肆“注水”,如今收到證監會懲罰。

11月4日晚間,歡瑞世紀發布公告,公司收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證監會的處罰,歡瑞世紀及相關方將面臨452萬元的罰金。

11月6日,歡瑞世紀回復記者稱:公司及相關責任人將引以為戒,嚴格遵守各項法律法規和相關規定,繼續加強公司內部治理規范化。公司將繼續加強實際控制人和董監高對相關法律法規的學習。

有意思的是,歡瑞世紀股價似乎受此次處罰影響不大,11月5日下跌2.66%,11月6日反而上漲0.78%。在影視資產估值泡沫化的巔峰之時,憑30億元成功借殼上市的歡瑞世紀,曾經風光無限,如今伴隨著核心藝人頻繁出走、業績表現不如意、財務“地雷”頻發、股權質押平倉風險增大等一系列問題,歡瑞世紀能否安全度歡瑞世紀“四宗罪”波及楊冪、李易峰

歡瑞世紀公告稱,2019年11月4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重慶監管局下發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重慶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該《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歡瑞影視未能提供真實、準確、完整的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及2016年半年度的財務數據,導致歡瑞世紀公開披露的重大資產重組文件存在虛假記載及重大遺漏。

對于處罰決定書中的一系列違法行為,證監會責令歡瑞影視、歡瑞世紀,以及相關人員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于罰款。根據罰款細則,記者計算,此次歡瑞世紀及相關方累計被重罰452萬元。此外,在此次公布的處罰書中,曾經是歡瑞世紀簽約藝人的楊冪、李易峰均被波及。

在“虛構收回應收款項少計提壞賬準備的情況”中,提到的涉案主體“上海軒敘”,曾是楊冪持股的公司,其曾持有上海軒敘30%的股份,2016年楊冪退出上海軒敘。而在占有資金方面所提到的“藝人李某某”則為李易峰。歡瑞世紀曾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李易峰確實曾在2015年2月份向影視公司借過1800萬元,用于購置房產。李易峰已于2017年元月份向影視公司歸還了這筆借款。

具體來看,歡瑞世紀造假分為以下:(一)提前確認多部劇營收,2013和2014年虛增營收9700多萬。

1)歡瑞影視于2013年12月確認《古劍奇譚》版權轉讓收入4905.66萬元,發行收入141.17萬元,同期結轉成本2571.96萬元(含2015年會計差錯更正調整增加2013年營業成本720.09萬元)。

但實際上,歡瑞影視與湖南廣播電視臺衛視頻道簽訂的《電視劇〈古劍奇譚〉中國大陸獨家首輪播映權轉讓協議》生效時間為2014年2月17日,晚于歡瑞影視2013年12月確認《古劍奇譚》營業收入時間,且歡瑞影視在2014年6月27日才與湖南廣播電視臺完成《古劍奇譚》母帶交接工作,不符合《企業會計準則》和歡瑞影視會計政策的規定。

2)提前確認《微時代之戀》營業收入,且《授權合同》存在解除并退款風險。

歡瑞影視與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簽訂的《影視節目獨占授權合同書》(以下簡稱《授權合同》)以及《補充協議》生效時間為2014年2月10日,晩于歡瑞影視2013年12月確認《微時代之戀》營業收入時間,且《授權合同》存在解除并退款的風險,不符合《企業會計準則》和歡瑞影視會計政策的規定。此外,歡瑞影視不能提供2013年12月已完成母帶交接的資料,不能證明2013年12月已完成母帶交接手續。《微時代之戀》版權轉讓收入1886.79萬元,同期結轉成本846.1萬元。

3)提前確認《少年四大名捕》營收。

歡瑞影視與湖南廣播電視臺衛視頻道簽訂的《電視劇〈少年四大名捕〉中國大陸獨家首輪播映權轉讓協議》生效時間為2015年2月26日,晚于歡瑞影視2014年12月確認《少年四大名捕》營業收入時間,且歡瑞影視在2015年3月13日才與湖南廣播電視臺完成《少年四大名捕》母帶交接工作,不符合《企業會計準則》和歡瑞影視會計政策的規定。《少年四大名捕》版權轉讓收入2490.57萬元,發行收入298.87萬元,同期結轉成本1537.57萬元。

綜上,歡瑞影視2013年因提前確認收入虛增營業收入6939.62萬元;2014年因提前確認收入虛增營業收入2789.43萬元。

(二)歡瑞影視虛構收回應收款項2550萬元。

1)歡瑞影視2015年虛構收回上海軒敘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原名上海嘉行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簡稱上海軒敘)應收賬款850萬元,造成2015年年報少計提壞賬準備425萬元。

歡瑞影視與上海軒敘在2013年簽署的《演藝人員委托代理協議》約定,歡瑞影視每年向上海軒敘收取演藝人員固定傭金,2013年約定的固定傭金為1000萬元。歡瑞影視于2015年6月記賬確認收回上海軒敘應收賬款850萬元。

經查,該筆回款來自于王賢民控制的銀行賬戶,最終實際來源于陳援、鐘君艷。陳援指定王賢民將該筆資金從浙江悅視影視傳媒有限公司賬戶轉入曾某賬戶,并要求曾某通過上海軒敘將資金轉回歡瑞影視,作為收回上海軒敘應支付的2013年的850萬元固定傭金。

2)歡瑞影視2016年虛構收回上海軒敘應收賬款1700萬元,造成2016年半年報少計提壞賬準備467.5萬元。歡瑞影視與上海軒敘在2014年簽署的《〈演藝人員委托代理協議〉之補充協議》約定,歡瑞影視每年向上海軒敘收取演藝人員固定傭金,2014年約定的固定傭金為1700萬元。歡瑞影視于2016年1月確認收回上海軒敘應收賬款1700萬元。經查,該筆回款最終實際來源于陳援、鐘君艷控制的公司。陳援安排其控制的歡瑞文化和歡瑞世紀投資(北京)有限公司將1700萬元資金轉入王賢民控制的銀行賬戶,請王賢民安排人員將這1700萬元資金轉入曾某銀行賬戶,并要求曾某通過上海軒敘將資金轉回歡瑞影視,作為收回上海軒敘應支付的2014年的1700萬元固定傭金。

綜上,歡瑞影視虛構收回應收款項2550萬元,造成2015年年報少計提壞賬準備425萬元,2016年半年報少計提壞賬準備467.5萬元。

(三)三年少計提壞賬準備260萬。

按照2012年3月7日歡瑞影視與浙江天光地影影視制作有限公司簽訂的《電視連續劇〈掩不住的陽光〉投資合作攝制合同》約定及實際支付投資款的時間,2013年12月,歡瑞影視應該將2012年12月支付的520萬元從預付賬款轉入其他應收款并計提壞賬準備,但歡瑞影視直到2014年12月才由會計師將相關款項進行調整并計提壞賬準備。歡瑞影視推退計提應收款項壞賬準備,造成2013年少計提壞賬準備5.2萬元,2014年少計提壞賬準備20.8萬元,2015年少計提壞賬準備234萬元。

(四)未披露關聯方占用資金四年超7400萬。

陳援、鐘君艷、歡瑞文化在本次重組交易前后均與歡瑞影視和歡瑞世紀構成關聯關系。經查,歡瑞文化通過利用合作拍攝電視劇《鐵血黑金》項目,從2013年3月至2017年2月累計占用歡瑞影視資金1200萬元。

鐘君艷及歡瑞文化利用向旗下藝人李某某借款事項,從2015年6月至2017年3月占用歡瑞影視資金1800萬元。

上述事項造成歡瑞影視2013年年報未披露關聯方占用資金700萬元的關聯交易,2014年年報未披露關聯方占用資金余額700萬元的關聯交易,2015年年報未披露關聯方占用資金余額3000萬元的關聯交易,2016年半年報未披露關聯方占用資金余額3000萬元的關聯交易。

30億借殼上市 與明星進行股權綁定

作為在國內知名的藝人經紀公司,歡瑞世紀的前身是2006年成立的三禾影視,主要業務細分為電視劇、電影、游戲以及藝人經紀,其中電視劇業務占據公司業務的半壁江山。

彼時,歡瑞世紀董事長鐘君艷、陳援分別現金出資255萬元、245萬元擁有公司51%和49%的股權。隨后,公司進行了多次股權轉讓和增資。到了2011年,三禾影視改制為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歡瑞世紀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5年后,歡瑞世紀30億借殼星美聯合成功上市,正式登陸A股。

事實上,早在2011年下半年,歡瑞就著手啟動上市計劃。和大多數影視公司一樣,為了留住明星藝人,歡瑞世紀也采取了股權綁定。楊冪、李易峰、賈乃亮等都曾是歡瑞世紀的明星股東。當時,杜淳和何晟銘就以1.2元每股的價格,分別入股了40萬股和100萬股。

隨后,2012年,歡瑞世紀又先后引入了光線傳媒與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等機構投資人,為上市做準備。

記者注意到,楊冪第一次出現在歡瑞世紀的股東名單中,也是在2011年。當年,楊冪以1.2元每股的價格入股了30萬股歡瑞股份。2014年楊冪又以每股25.35元取得了20萬股。但楊冪并未趕上歡瑞世紀上市帶來的財富暴漲機會。2015年7月,楊冪離開歡瑞世紀加入嘉行傳媒,將上述股份以原價回售給了歡瑞世紀。

相比之下,李易峰、賈乃亮、杜淳和何晟銘則是大賺一筆。2014年,李易峰、賈乃亮分別以2.5元每股的價格獲得歡瑞世紀20萬股。歡瑞世紀重組成功后,星美聯合2016年10月相關交易報告書(草案)顯示,何晟銘、杜淳、賈乃亮、李易峰四位明星股東合計持有的發行股份為652.83萬股,按照2016年11月9日股價高點時15.87元/股的股價收盤價計算,上述4位明星持股市值已超1億元。

雖然成功上市讓一眾明星股東大賺一筆,但歡瑞世紀也作了相應業績承諾。公告顯示,公司將于2015年度~2018年度合并報表中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共不低于10.69億元,扣非凈利潤共不低于9.88億元。但從此次處罰書中不難看出,為了完成業績承諾,歡瑞世紀通過虛增營收、虛構收回應收款項等手段給利潤“注水”。

核心藝人陸續出走 如今僅剩流量明星楊紫

明星光環的籠罩曾為歡瑞世紀帶來了巨大利益,但當手中的“王牌”轉身離開時,歡瑞世紀也逐漸陷入尷尬境地。

在最鼎盛時期時,歡瑞世紀分別與楊冪、楊洋、李易峰、趙麗穎、唐嫣、楊紫等多位一線藝人明星簽署了合作協議或演藝經紀代理協議。憑借著這些“王牌”,歡瑞在影視圈中迅速“走紅”,捧紅了楊冪、李易峰的同時也賺得盆滿缽滿。尤其是李易峰,憑借2014年歡瑞世紀出品的一部《古劍奇譚》迅速走紅。同年,李易峰也和歡瑞世紀簽訂了5年的經紀約。

歡瑞世紀相關公告顯示,合同期前第一年,歡瑞世紀獲得李易峰演藝經紀合約收入的30%作為傭金;后4年,歡瑞世紀獲得李易峰合約收入20%作為傭金。以2016年福布斯中國名人榜李易峰個人收入為1.7億元不難看出,李易峰為作為經紀公司的歡瑞世紀帶來了不菲的利益。

但從2015年楊冪離開歡瑞世紀開始,歡瑞世紀核心藝人陸續出走,也讓歡瑞世紀曾經引以為傲的藝人經紀開始走向落寞。

2016年,曾出演《盜墓筆記》的楊洋與歡瑞世紀解約;到了今年,李易峰與歡瑞世紀的合約于3月30日到期。從李易峰和歡瑞副總裁姜磊2019年3月30日的微博互動來看,雙方并未繼續續約,而是選擇了和平分手。

目前歡瑞世紀手中握有的核心藝人僅剩楊紫。此外,公司還擁有任嘉倫、秦俊杰、茅子俊、穎兒、王勁松等40多位簽約藝人。

業內人士分析稱:作為當下最火的“90后流量小花”,從楊紫成立工作室、與家人一起成立影視公司一系列動作來看,合約到期后楊紫和歡瑞世紀續約的可能性也非常小。

流量明星僅剩楊紫,未來歡瑞世紀藝人經紀業務將怎樣開展?歡瑞世紀方面向記者表示:“公司將繼續以劇集制作和藝人經紀為核心,強化主業。”

記者發現,在核心藝人的不斷流失下,歡瑞世紀業績不可避免受到一定影響,從2016年以后,歡瑞世紀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增速下滑。2018年年報顯示,歡瑞世紀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25億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23.09%。




責任編輯:齊蒙
新聞排行
18选7开奖结果